精选分类 男生 女生 书库 完本 排行 书单 专题 原创专区
笔趣阁 > 其他 > 轮回乐园 > 第十九章:线索

轮回乐园 第十九章:线索

作者:那一只蚊子 分类:其他 更新时间:2022-07-28 03:53:55 来源:大家读

女巫界三大主城之一,月环城·146号城区。

因地理位置靠近边缘地带,此地环境怡人,环城列车在田野间驶过,放眼看去,麦田犹如一片苍绿汪洋,在蓝天白云的衬托下,飞过的鸟群格外惬意。

苏晓坐在列车头节车厢的顶部,疾风在耳旁吹过,他掏出定制款怀表看了眼,已是下午一点,距离约定的时间还差半小时。

原本苏晓是在落星城对付神速违规者,可这件事刚达成,他就接到月女巫·瑟希莉丝的秘密传讯,倘若是在以往,他十之**会选择无视之,继续忙后续的事,怎奈,这次来女巫界,月女巫·瑟希莉丝可是出了「350万灵魂钱币 100颗灵魂精魄 1份力量源质 1份活力源质」的夸张酬谢,给的实在太多。

这十足的诚意,让苏晓决定,来看看月女巫·瑟希莉丝这次约见,到底有何意。

只不过,月女巫·瑟希莉丝虽是委托的雇主,但苏晓并不会完全相信对方,巫师阵营内的三大势力,两个都被这女巫掌控或联合,可以想象对方的手段之高明。

况且,苏晓这次来女巫界总计有三个目的,分别是:

1.完成月女巫的委托,获得高额收益,为晋升至强累积底蕴。

2.完成天赋觉醒任务·第二环,只要达成这天赋任务的全部三环,苏晓即可获得灭法系最强天赋能力,他始终认为,这是今后对战至高之人的最大筹码。

3.完成黄金挑战,也就是成为本届黄金斗技场的冠军。

关于黄金斗技场,苏晓早就有所了解,他在风海大陆时,就获得了【黄金斗技场入场券】,而黄金斗技场所在之处,正是女巫界。

参与黄金斗技场所得的收益中,苏晓最在意黄金技能点,或者说,每名契约者毕生中仅能参与一次的「黄金斗技」,是获得黄金技能点最多的一次,倘若错失这机会,后续会一直缺黄金技能点。

苏晓在永光世界凑齐【起源石·世界】后,其加成之一为「力量(被动),你将获得永久性增益,技能列表内的所有技能,等级上限提升(真实体力属性达到500点,才可触发此加成)。」

眼下苏晓的真实体力属性已经超出500点,但他并未立即激活【起源石·世界】的这种加成,这种大幅度的能力上限提高,需要时间和安全的环境适应,外加海量的黄金技能点,将各类能力,再度提升到。

苏晓有种感觉,倘若这次活着回到轮回乐园,且达成预期的收获,在这次提升后,他一定会成为现阶段绝强者中的最强,甚至于,挑战一下古往今来绝强级的强度上限,这并非他自大,而是作为超级大后期传承体系·灭法之影,获得【起源石·世界】后应该出现的情况。

权衡三个目标,苏晓决定先完成「黄金挑战」,因为月女巫的委托和天赋任务都更难以达成,耗费的时间也更久。

“汪。”

车厢上,苏晓身旁享受迎面微风的布布汪叫了声,意思是,它隐隐感知到,好像有人在暗中窥探。

对此,苏晓并不意外,现阶段他的主线任务内容为,击杀黑暗神教·首领之一·黑洞·阿兹勒,并通过「星象圆盘」夺取对方所拥有的那一部分黑暗之血,让「星象圆盘」吸收掉这部分黑暗之血。

完成主线任务第一环,斩杀黑暗双子后,苏晓获得了「星象圆盘」,后续的任务内容,如果他没猜错的话,就是对付一名名谋夺了黑暗之血的强者,当用「星象圆盘」吸收了所有的黑暗之血,也就到了主线任务的最终阶段,到时,就能知晓月女巫·瑟希莉丝邀请自己来女巫界的真正原因。

所以,主线任务和月女巫的委托,可以看作是同一个内容,这样说来的话,月女巫邀请苏晓来此的目的,就不单纯是让他帮忙对付黑暗神教。

这也很好的解释了另一件事,月女巫发现苏晓持有「原罪之书」,以及里面封印了五个大爹后,没选择翻脸,当然,不翻脸肯定也和这五个大爹的威慑力有关。

苏晓看着飞逝的原野景象,他已逐渐感受到一点,黑暗双子与黑洞·阿兹勒虽同为黑暗神教·首领,可二者的难缠程度不在一个级别,黑洞·阿兹勒自身是隐藏在幕后的超级老阴哔,外加还有黑暗神教·首领级战力的狂徒帮他。

两人一明一暗之下,更难对付,加之二者的关系情同手足,难以挑拨,更不可能离间。

“汪。”

身旁的布布汪又叫了声,意思是窥探者悄然离开了。

苏晓抬手摸了摸布布的狗头,这次只有他和布布来赴约,阿姆、巴哈、阿兰娜、瑟琳都还留在落星城,起因是,那边又发生了一起爆炸案,落星城可是准备用来替代古王城,成为三大主城之一的繁华大城,敢在那边筹划爆炸案,这让人不禁怀疑,这是狂徒所为。

没多时,飞驰在原野间的列车停下,苏晓侧头看去,一座三层小楼矗立在花田间,庭院周边围着篱笆,几只猎犬懒洋洋地趴在树下。

察觉到有人来,这几只趴卧在地的猎犬抬起身,竖起耳,它们的放射状瞳孔,让人心中寒意,这赫然是巫师「恶变」后的最明显征兆。

巫师们的「恶变」,可以分为两种,「疯狂序列」与「污秽序列」,前者极端、内心黑暗、残忍,外貌上的变化倒是不算大,简单而言,「疯狂序列」的「恶变」,其实是一定程度上抗住了「异种深渊化」,而「污秽序列」的「恶变」,这就比较凄惨。

眼下这几只猎犬,明显是进行了人为的「恶变」。而且是向「疯狂序列」进行恶变。

故意展露这几只猎犬,可以看成是月女巫在自露把柄,「恶变」是巫师阵营的禁忌,倘若被他人知晓,作为月女巫的瑟希莉丝在研究这些,必定会导致麻烦不断,一些正直的老巫师,更是会站出来与瑟希莉丝当面对峙,这些为了巫师阵营操劳一生的老巫师们,可没几个是怕死的。

走进庭院后,苏晓的眉头皱起几分,这次月女巫·瑟希莉丝的约见,刚开局,就给他种不妙的感觉,他对一旁的布布汪做了个眼色,无需更多交流,布布汪心领神会,融入到环境中。

苏晓推门走进风格典雅的小楼内,上到二楼后,眼前的一幕,让他更感不妙。

阳光从窗口映入,清新的微风吹动白色薄纱窗帘,舒缓的音乐让人心情舒畅,此情此景下,一身月白色长裙,长发柔顺披散的美人,正坐在古朴又奢华的黑木椅上思索着什么,她右耳上的耳坠缓缓散落着少许月华,略显失神的目光,有着几分心中疲惫后的慵懒感。

月女巫·瑟希莉丝此时的模样,可以说是魅力拉满,倘若其他人看到这一幕,不说当场心生爱慕 仰慕,也必定是心猿意马,然而,眼下目睹这一幕的,是魅力属性-22点的苏晓,他看到前方的情景后,心如止水,第一感觉是,这娘们的此次约见,来者不善。

微风徐徐,月女巫·瑟希莉丝的目光依然有几分慵懒感,苏晓则在门口停步,时间一秒秒的度过,直到半分钟后,月女巫稍微有点绷不住,她带着几分意味深长笑意的说道:

“不愧是技法宗师,魅惑之眼对你毫无效果,这样的话,我就放心了。”

月女巫·瑟希莉丝说话间,摘下右手食指上的一枚戒指,这戒指通体绯红,宝石戒面的位置,有着一道缝隙,就像一只即将睁开的眼睛。

“……”

苏晓沉默着在小圆桌对面落座,见此,对面的月女巫端起红茶杯,轻饮了口。

“天空城那边的事,多亏你了。”

月女巫开口,她所说的,是会长·珀.耶恩重创天空城附近那只至强级·不死不灭·深渊滋生物,随后苏晓将其吞噬消灭的事。

这只巅峰阶段的至强级·不死不灭·深渊滋生物的本源能量之多,相当于魔灵吞噬掉五份「魔灵源质」,哪怕苏晓通过新掌握的「噬魔体质」能力,外加高风险的附加操作,能得到这次的七成魔灵能量,可剩余的三成魔灵能量,依旧能让刃之魔灵的魔灵强度,从410点,提升到560点。

根据吞星·阿卡斯给出的魔灵强度与灵魂强度比例,560点的魔灵强度,需要苏晓大概1060点的灵魂强度,才能压制。

可眼下,苏晓的灵魂强度为890点,距离1060点还差170点之多,这代表,随着斩龙闪内的刃之魔灵完成这次「本源能量」吞噬,它与苏晓间就要展开惊险又刺激的‘互相伤害’环节。

当然,苏晓也不是没收益,他这次能吞噬350点魔灵能量,以「噬魔体质」能力的效果,他的「所有潜力上限阶位」与「深渊抗性」,都会有巨大提升,前者可是关乎他的力、敏、体、智属性能否达到800点。

此刻,苏晓已经能感受到,斩龙闪内的刃之魔灵,在以很快的速度吞噬、转化那至强级·不死不灭·深渊滋生物的本源能量,将其转化成魔灵能量,以及,一直被他压制的刃之魔灵,隐隐有了几分伺机而动的感觉。

苏晓有提升灵魂强度的天赋,一直以来都是他稳压魔灵,眼下魔灵终于有要翻身的意思,因此难免有几分摩拳擦掌感。

不仅如此,苏晓还隐隐感觉到,他的魔灵好像有女性特征,这是因为,在不久之前,魔灵险些吞噬掉猎潮,那还是在风海大陆时,在代表魔灵的黑蓝色烟气中,探出一只有着纤葱般五指,且皮肤白皙的手,在这只手的手背上,还有着很淡的黑蓝色纹路。

更让苏晓印象深刻的是,他鬼使神差的抬手与之十指相扣,这并非互相吸引,而是下意识将其逮住,或者说,这并非鬼使神差的举动,是下意识避免刃之魔灵进一步拥有意识,怎奈,这最多是拖延一段时间,本次刃之魔灵的大幅度提升,让魔灵获得意识已是难以避免之事。

或者说,刃之魔灵拥有意识,是早已有所征兆之事,其他不说,虚空刀魔的存在,本身就验证了这点。

好消息是,苏晓当初的选择,是将刃之魔灵封在斩龙闪内,如此一来,哪怕刃之魔灵真的有了意识,也只是和他偶尔‘互相伤害’,而非时刻侵蚀与干扰他。

再者说,到了至强级中后期,就是他与刃之魔灵作出最终决断之时,魔灵胜,新的刀魔现世,苏晓胜,魔灵的意识完全沉寂。

现阶段,苏晓的灵魂强度虽不足以压制560点魔灵强度的刃之魔灵,可他刚获得永恒级的【封魔】刀鞘,这灭法专属的刀鞘,最大用途就是遏制魔灵的反噬,更别说,永恒级是装备的最高品级,至少在装备的主流体系是如此。

因此,就算苏晓现阶段的灵魂强度不够,有【封魔】刀鞘在,完成提升后的魔灵,也无法在短时间内侵蚀他,后续只要尽快将灵魂强度达到1100点,局面自然稳妥。

“白夜,你之前斩了黑暗双子,有发现他们随身携带的一枚圆盘吗?金属质感,约有盘口大,在阳光下呈现柔和的金色,上面分布星辰……”

随着月女巫·瑟希莉丝的描述,苏晓很快知晓对方要找的是「星象圆盘」,虽说这东西就在他手中,但他并不准备透露,这既是主线任务的核心物品,也是后续很多事的线索。

无论黑洞·阿兹勒等几名强敌所拥有的黑暗之血是什么,在「星象圆盘」吸收所有黑暗之血后,女巫界最大的秘密,就将展现在苏晓眼前。

不管是主线任务的最终要求,还是天赋觉醒任务所要求的斩杀「初始的恶变」,再或是「猎杀名单·血契·悬赏5·聚集物」所要求的「找到恶变聚集物,并将其提交给轮回乐园」,这所有重要之事,都与「星象圆盘」和「黑暗之血」有关。

想到这点,苏晓的思路完全清晰,后续只需带着「星象圆盘」,以主线任务为基础线索,搜集或夺取到所有的黑暗之血就可以。

看似简单,可有资格拥有黑暗之血的,必定都是强敌,眼下仅知道黑暗神教·三首领之一的黑洞·阿兹勒,拥有一份黑暗之血。

“如果你找到这圆盘,可以交给我,有重谢。”

月女巫·瑟希莉丝轻抿了口红茶,笑吟吟的看着苏晓,嘴上虽这么说,可实际意思是,要苏晓一定保管好「星象圆盘」,这东西特别重要。

“嗯,发现后通知你。”

苏晓绝不会承认自己有「星象圆盘」,对面的月女巫·瑟希莉丝也不在这方面过多询问,都是千年的狐狸,彼此心知肚明就行了,有些话,没必要说得太直白。

“这圆盘名为星象圆盘,它其实是把钥匙,不过要在吸收所有黑暗之血后,它才有用。”

听闻此言,苏晓知晓了对面这位月女巫的意思,在自己斩杀黑暗双子后,对面这雇主才算是彻底放心,并准备透露一些秘密,以达成后续的合作。

“黑暗之血一共有五份,每份黑暗之血都代表一种特性,分别是心灵、意志、权力、力量、智慧。”

说话间,月女巫·瑟希莉丝拿出张老旧的羊皮纸,将其摊开,在羊皮纸的中心处,有一枚女巫印记,只是这印记的款式古老,依稀能看出,现在巫师阵营所用的代表印记,就是根据这枚女巫印记所衍化而来。

位于这女巫印记周边,总计围绕着五道黑色印记,分别是黑剑、黑王冠、黑独眼、黑心脏、黑圆月。

这五枚黑色印记,对应了五份黑暗之血的特性,月女巫·瑟希莉丝的白皙纤指点在黑独眼上,说道:“这是心灵之眼,黑洞·阿兹勒吞噬的那份黑暗之血,代表了心灵。”

说出黑洞·阿兹勒这个名字后,月女巫的秀发慢慢飘扬而起,那种如月光般清冷的恨意,让人不寒而栗,片刻后,月女巫叹了口气,说道:

“我最得意的弟子,就死在黑洞·阿兹勒手里,我和那些老顽固们沥尽心血才培养出她,她本该是下一任的月女巫……”

见面这么多次,苏晓首次见到月女巫·瑟希莉丝语气中带上犹豫。

“白夜,你见到黑洞·阿兹勒的一瞬间,不要给他开口说话的机会,用你的最强手段,一击把他斩杀,如果给他说话的机会,败的或许就是你,别因为自己的宗师之力傲慢,这世上没有任何事是绝对的,包括刀术宗师对心灵系的克制,那是黑暗之血,女巫界最强的力量。”

月女巫·瑟希莉丝将一张照片放在桌上,照片上是名戴着黑色礼帽的男人,此人面色苍白,右侧脸颊从嘴角被划开,一直蔓延到耳下,那蜈蚣般的缝合疤并未让他看起来凶恶,反而是眼含的笑意,让此人看起来温和、谦逊。

越到后期,苏晓遇到的敌人面相越和善,并且越是这种看上去不危险的,实际却异常凶险,反而是那些满脸横肉与凶相的,不是小喽啰,就是色厉内荏的软脚虾。

无需说明,苏晓已知晓这照片上的男人,就是黑洞·阿兹勒,一个宛如幕后迷雾般,只存在传说中的黑暗神教首领。

苏晓拿起照片,发现这照片其实是半张,看起来像是生活照,他在鼻前闻了闻,隐隐闻到一股檀香木的味道,这张照片,绝不是偷拍一类,而是被精心保存过,像是生活用品般,放在书桌或床头许久,檀香木质地的相框,日积月累下将那独特的气味,侵染到这张相片的背面。

“怎么搞到的?”

苏晓说话间拿出显微装置,开始观察这半张相片的细节。

“我手下一名巫师用生命换来的,他是空间系,最终传送回来的,仅有他的一只手,还有手里的这半张照片,其他情报全部被清理,占卜师试过了,但因果线被未知的命运系巫师扯断。”

月女巫透露出的这些情报,无一不显露出黑洞·阿兹勒的谨慎,可对方也有弱点,就是这照片的另一边,这就是黑洞·阿兹勒的弱点。

首先排除照片另外一半是狂徒,黑洞·阿兹勒与狂徒虽情同手足,但狂徒一向高调,没必要故意抹去对方的痕迹。

从这照片的情况来看,当时黑洞·阿兹勒只来得及毁掉其一半,以及,黑洞·阿兹勒宁愿暴露自己的样貌,也不愿意暴露照片另一边上的那个人。

黑洞·阿兹勒吞噬了黑暗之血·心灵,他过于强大的心灵,就像无风之海上的一艘巨大幽灵船,如果这巨大幽灵船上只有黑洞·阿兹勒自己,那将是无尽的孤寂,很痛苦。

黑洞·阿兹勒需要一个不会打扰他的人,安静、乖巧的站在一旁,十之**是妻儿一类,这是最好的选择。

“黑暗先知诅咒了这照片,如果试图修复这照片,也会被这诅咒牵连。”

月女巫食指的指尖点在照片上,她指甲上的月纹浮现,抵御了照片上侵袭而来的诅咒,到这时,苏晓才发现这照片上的诅咒,他在这方面不算专精,原因是,没必要在这方面耗费精力,「原罪之书」在手,他的诅咒抗性奇高。

“黑暗先知?”

苏晓之前听过一次这称呼。

“嗯,他是最强的污秽者。”

听闻这最强污秽者的称呼,苏晓暗感棘手,巫师在「恶变」后,看似「疯狂序列」更强,可如果死战,「污秽序列」更棘手,哪怕是最终赢了,并且杀死这污秽者,胜者也会在后续的时光中,付出惨痛代价,大部分情况下,都是胜者受不了那时刻侵蚀**与灵魂的污秽之力,选择自我了断。

也因此,非必要的情况下,没人会去招惹污秽者,哪怕有所摩擦,也会选择息事宁人,尽量避免与其交手。

苏晓不清楚黑暗先知为何愿意帮黑洞·阿兹勒,在外界的传闻中,黑暗先知属于中立阵营,他游历在巫师大陆各处,吸收所见的苦痛、病痛、灾祸等,以己身承受这些,是一位让人发自内心尊敬的古老旅行者。

这样的一位老者,竟帮了黑暗神教首领之一黑洞·阿兹勒,属实让人意外,当然,还有另一种可能,就是黑暗先知帮的是这照片缺失那半张,所呈现的那个人。

月女巫·瑟希莉丝这边拿这张照片没办法,不代表苏晓也束手无策,这类情况他遇到的太多。

在对面月女巫略显疑惑的目光中,苏晓取出枚灵魂钱币,拇指抵住,叮的一声将其弹飞。

灵魂钱币飞旋着升高,当其落下到一定程度后,一只手从侧面捞来,精准的将其握住。

这一幕,让作为至强者的月女巫·瑟希莉丝都目露几分诧异,她打量凯撒后,越看纤眉皱得越深,似是想到什么,她说道:

“我没猜错的话,这就是大名鼎鼎的欺诈者吧。”

“哦?尊贵的月女巫居然听过我?”

凯撒满脸奸笑,一副倍感荣幸的模样。

“准确的说,我是听过两位的事迹。”

月女巫说话间,看了眼凯撒,又看了眼苏晓,不知为什么,此刻她忽然感觉,自己所统领女巫公会的宝库,忽然就不怎么安全了。

“我亲爱的朋友,你找我来是?”

“……”

苏晓拿起桌上的半张照片,递给凯撒,凯撒接过观察一番后,面露难色的一阵抓耳挠腮。

“我亲爱的朋友,我能力有限,这照片上有很强的诅咒,不好办啊。”

听到这话,苏晓知道凯撒有办法,凯撒所说的‘不好办啊’、‘能力有限’、‘有些无能为力’这类的话,基本可以并称为一个意思,那就是:得加钱。

“凯撒,这位月女巫是我的雇主,别开高价。”

苏晓开口,以他和凯撒的深厚交情与默契,他这话到了凯撒耳中,当即自动翻译为:‘这女巫特别有钱,随便开价。’

“是是是,价格方面我一定斟酌。”

凯撒拎出自己的破旧POS机,手指按个不停的同时,口中还低声念叨着8出16归,日利率10%一类的话,听得对面月女巫沉默不语。

“是这样的月女巫女士,我如果要复原这张照片,肯定得被诅咒,您看我这小体格,搞不好就嘎儿了,所以得算上我的风险费、劳务费、精神受创费、营养费,以及承受诅咒后有可能导致我的痔疮复发,虽说我上次已经把它祭献给一个邪神,但是世事无常啊……”

听完凯撒这一连串报价,月女巫明显是略感无语了,她索性拿出一颗宝石放在桌上,看到这宝石,凯撒眼睛一瞪,立即把【无尽之贪婪破旧pos机】塞回裤裆,满脸奸笑的拿起桌上的宝石。

“咳~,看我的。”

凯撒把深渊之罐往头上一套,在这之前,月女巫还有些怀疑凯撒的能力,可眼下,她一点不怀疑了,把大爹级「原罪物」直接套头上,而且这大爹级「原罪物」似乎早已默认这等合作,这一幕,是何等冲击见闻的景象。

凯撒取出各类零碎物件,构成了一个看起来特别不稳定,且感官非常不靠谱的圆形阵图,他将半张照片放在中心处,口中念念有词,并配合着四肢的手舞足蹈。

当凯撒累的满身热汗时,拼凑成圆形阵图的零碎物件都轰然炸裂,构成各色粉渣,向照片聚集,并且凭借各类颜色,将这张照片补齐。

很快,苏晓看到,照片上位于黑洞·阿兹勒身旁的,是名有着淡金色柔顺长发,皮肤稍显病|态的白皙,坐在轮椅上的柔弱美人,她腿上盖着蓝色真丝毯,不过从轮廓能看出,这美人少了一条腿。

终于逮住黑洞·阿兹勒的一丝线索,之前100万灵魂钱币险些被夺,就是这家伙所主使,付之行动的神速违规者已经收拾了,眼下,是时候让这幕后主使也付出代价。

倘若黑洞·阿兹勒是谋划暗杀苏晓,对此,苏晓并不算在意,他被暗杀的次数太多了,早就习以为常,可他作为三技法宗师,且最近还掌握了三种技法高阶被动,此等关头让他险些痛失100万灵魂钱币,这恩怨,可比日常被刺杀大多了。

片刻后,月女巫放下通信器,道:“查到了,她叫芙拉儿,20岁不到,就成了落星城的著名舞蹈家,后来因为意外,她断了腿……”

“意外?”

苏晓捕捉到这‘意外’的特殊性,对面的月女巫沉吟了两秒,答道:“她被几十公里外飞来的一颗星辉击中。”

听闻此言,苏晓已经猜到是怎么回事,巫师界,能掌握星辉秘术的,只有巫师阵营的极少数高层,再或是月女巫的传承者。

一名月女巫传承者与强敌在荒野交战,一颗没能命中目标的星辉飞过50多公里的距离,命中了芙拉儿。

遭遇此等不幸,让作为舞者的芙拉儿,只能选择接受机械义肢,或是坐上轮椅,至于断肢重生,那可是被星辉命中,费用之高,别说一名舞者,就算是巫师阵营的高层也不一定能承受,再者说,想找到这等治疗者太难。

一切都有因果,舞者·芙拉儿不愿接受机械义肢,那等于永远放弃成为一名舞者,无论多么灵活的机械结构,都无法媲美肉身所衍生的美感,因此她宁愿坐上轮椅,来到落星城最高的大厦天台,在此跃下,结束已变得灰暗的人生。

当舞者·芙拉儿落下途中,刚好目睹位于60层内,以黑暗吞噬所有的黑洞·阿兹勒。

舞者·芙拉儿被救下,静止在下落途中,并非黑洞·阿兹勒心慈手软,而是要避免有灵魂系剥离出舞者·芙拉儿死后的灵魂记忆,以此获得对方看到60层内的景象。

一名失去左腿的前舞者,与一名毁容的前表演大师,显然更容易有共同话题,当黑洞·阿兹勒习惯有芙拉儿的存在时,他就在不知不觉间输了,这让他有了弱点。

芙拉儿依然痛苦,直到她生日时,一个装有头颅的礼盒摆在她身前,礼盒内装的,是星辰女巫·尤里娅的头颅,这是月女巫·瑟希莉丝最得意的继承者,几乎所有人都认为,星辰女巫·尤里娅就是下一任的月女巫。

关于星辰女巫·尤里娅为何会波及到舞者·芙拉儿,她那时带领小队追猎一只深渊滋生物,月女巫继承者可不能是温室中的花朵,所以星辰女巫·尤里娅被委派,狩猎大半个南部区域的深渊系存在。

那时星辰女巫·尤里娅带领自己的小队,从南边的大沼泽湿地追猎这只深渊滋生物,期间从古王城西侧绕过,又追猎几天后,如果再往北,就距离月环城不远,星辰女巫·尤里娅考虑到月环城的城区太多,100多个城区,居民实在太多,比寻常几十个王国的公民相加,还要多出几十倍。

哪怕这深渊滋生物冲入月环城内的概率很低,但星辰女巫·尤里娅也要避免,这可是来自深渊的巨兽,不确定性太强。

因此星辰女巫·尤里娅决定派小队的空间系,传送到前面堵截,虽避免那只体型巨大的深渊滋生物冲到月环城附近,却到了落星城几十公里外。

当小队死到只剩星辰女巫·尤里娅一人时,她成功格杀这只深渊滋生物,避免了这怪物冲入人族聚集地,通过吸收生命力恢复伤势,类似的事,这只深渊滋生物已经做过六七次。

至于落空的攻击,伤到几十公里外的一名无辜舞者,那时站在巨兽尸体上,失血九成以上气喘不止的星辰女巫·尤里娅,根本不清楚这点,其实真正让矛盾逐渐激化的,是巫师阵营专门处理这类事宜的后勤机构。

星辰女巫·尤里娅当然不弱,可她日常驻守区域在南部,距离自己的导师月女巫·瑟希莉丝所在的月环城太远,此等情况下,被超级老阴哔·黑洞·阿兹勒盯上后,星辰女巫·尤里娅死期将至,最终杀死她的,是狂徒的生命炸弹,她的生命力被引爆,血肉一寸寸炸开。

这也导致,最后送到月女巫·瑟希莉丝面前的,只有半条重度碳化的左小臂,月女巫什么也没说,甚至于显得很平静,但在那之后,黑洞·阿兹勒所在的地下势力家族,死到只剩他一人,几千名成员一夜之间化为灰烬。

“这女人在哪?”

苏晓开口,如果他没猜错,芙拉儿应该已经是黑洞·阿兹勒的妻子。

月女巫取出一张卷轴,打开后,将芙拉儿的大致资料写上去,合拢片刻后展开,卷轴上逐渐浮现字迹。

‘落星城。’

看到这一幕,苏晓并不惊异这卷轴的神奇,这是种传讯物品,是持有另一张卷轴的人,在上面写下了字迹,他真正感兴趣的,是对面那名占卜师。

能占卜到芙拉儿的位置,这占卜师的水平一定是极高,苏晓历来的计划都过于危险,所以很费占卜师,这也导致,他一遇到占卜师,就想将其逮……咳~,将其邀请到小队中。

“不知这位占卜师……”

“不行,没得商量。”

月女巫不等苏晓的话说完,当即拒绝。

“这也是为了对付黑暗神教。”

“别想了,我不可能把信任我的晚辈推进火坑。”

月女巫再次拒绝。

见此,苏晓尽量浮现比较‘和善’的笑容,说道:“看来你误会了,我的小队不是火坑,对于占卜师,我一向……”

“老实说,你直接、间接弄死过多少占卜师?”

月女巫此言一出,苏晓不说是哑口无言,也一时间想不到褶过这话题的说辞。

“假设,我说的是假设,假设我杀害过占卜师,我的气息上,是不是会留下痕迹一类,让其他占卜师产生警惕?”

苏晓皱着眉头开口,他感觉这是要尽快解决的问题,否则一遇到占卜师,对方就犹如遇到猛兽的小动物般,根本无法邀请入队。

“白夜,就你的气息,杀害占卜师后会不会留下痕迹,真的重要吗?”

月女巫此言一出,苏晓当即沉默,起身就走,对方这话说的可太对了,就他的血气,不仅是占卜师,是所有辅助系的能力者,见到他后都心中打颤。

出了三层小楼,苏晓与布布汪乘上铁轨上等待的列车,除了列车长,车上没其他人,这次的目的是130城区,那边有传送塔,能尽快去往落星城,舞者·芙拉儿在那,狂徒也在那,那么,黑洞·阿兹勒十之**也在那。

车窗外的景色飞逝而过,淡淡的花香让人感到身心舒适,方才与月女巫洽谈,苏晓没能查看一系列悬赏提示,内容为:

【你已完成悬赏2·神速。】

【因「猎杀名单·血契」的多倍悬赏 悬赏补正,你将获得总价值为5000盎司时空之力的悬赏金。】

【你获得时空石碎片×150(此为等价物,出售于轮回乐园可获得1500盎司时空之力)。】

【你获得秘宝之盒(此物品在本次判定中,等同于500盎司时空之力的价值)。】

【你获得天怒·奔流斩(唯一特性·技能卷轴,此物品在本次判定中,等同于3000盎司时空之力的价值)。】

【提示:因此能力具有唯一性,当你掌握此能力后,需在你死亡后,他人才可掌握此能力。】

【提示:此能力需能引下高强度界雷,才可掌握(已达成)。】

【提示:此能力需使用者拥有140万点以上的生命值,才可掌握(已达成)。】

【警告:此能力需使用者拥有600点以上雷电抗性,才可保证使用后存活(已达成)。】

……

------题外话------

我老爸病重,最近一个月,废蚊基本都在医院,断更这么久,实在抱歉,现在我爸情况稳定了不少,不过后续还要治疗,后续还会请假,各位读者姥爷见谅,之前看到有读者姥爷在本章说上留言,让废蚊也趁机挂个号,治治病,废蚊感觉的确是这么回事,所以在我爸情况好转后,我就抽空挂了号,各类检查后医生给开了不少药,最近一直吃药,状态好了很多。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