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笔趣阁 > 玄幻 > 阴阳摆渡,我怎么就无敌了 > 第241-242章 正月里,不相亲,不借钱,不送鞋!

【二合一章节6k求订阅,求月票】[space]

清苦村。

随着背棺老者和老和尚灰飞烟灭,成为了梁度的印记,只剩下青铜棺椁躺在地上。

不过出乎梁度意料,他肩膀上的大圣,这时候竟然作死,蹦到青铜棺椁上,满是陶醉。

本来看到这情况,梁度还有些担心,可是看着大圣体内状况正常,他才放下心来。

不过这青铜棺椁周身阴寒至极,堪比走阴河下水,可是这猴子竟然还在吸收这股阴寒之气?

是不是该说它胆大包天?

还好,并没有过多久,大圣就直接踉踉跄跄,像是喝醉了一般,离开青铜棺椁,走了几步,突然倒下。

梁度一看到这情况,心中却并没有着急,因为根据他的观察,这猴子只是怕是吃撑了,才会这个样子。

他把昏迷的大圣抓回自己的肩膀,用气劲不让它掉下来。

至于地上这具青铜棺椁,梁度也看不出来历,冯如风不由提议,让他的手下把棺椁送回要塞,上交给朝堂,让他们决定如何处理。

这个办法得到了大家的肯定,而后那些刚恢复人身的将士,就在冯如风的命令之下,带着青铜棺椁离开。

当然,青铜棺椁已经经过梁度帮忙,设置重重封印,冯如风才会如此安心让他们带走,不然路途中恐怕还会出事。

这个棺椁处理完毕,冯如风在第一时间,利用特殊手段,跟附近城隍庙联系上,把这里的情况说了一遍。

之后怎么处理,自然会有朝堂自己决定,接下来他只用关心北地战事,无需管这些。

冯如风这时候一身轻松,也没有紧急的事,索性就跟着周大福一起到北头山。

毕竟梁度可没走,跟着一起到了这里,他不抓住机会交流一下感情,还真当自己是个莽夫?

……

北头山。

这时候太阳升起,生机勃勃。

冯如风看着山上房屋丛立,其中欢声笑语不断,不时还有幼童在村子里跑动,打闹嬉戏。

正月里天气还冷,老人们这时候躺坐在屋前晒太阳,脸上满是笑意。

冯如风看到这种情况,忍不住心里感叹。

“这哪里是什么土匪山寨,这明明就是一个世外桃源,周大福果然有一手。”

梁度也想知道周大福离开邕城这么久。到底做了什么,现在看到北头山和谐生活之后,忍不住竖起了大拇指。

看到这情况,周大福忍不住摇了摇头,“行了,别夸我了,对了,梁度,你还没说你是怎么到北地的?”

梁度这时候无法回答,因为有行人不断出现在他们身边。

行走在北头山山道上,寨子里的人看到周大福回来,不时行注目礼,打个招呼。

“寨主,你回来了!”

问候之间,他们眼神中,满满都是尊敬。

至于他身边的冯如风和梁度,他们自然也感到有些好奇,这几个月以来,自家寨主好像从来没有带过客人来过。

这时候,周大福三人终于来到周大福的住处。

他的房子恰好就在山寨中央,处在最高处,一眼看过去,就可以把整个北头山的情况看的清清楚楚。

这绝对是北头山最好的一个地段,绝佳视野之处。

好地方!

周大福让人泡好茶,三人坐在院子里晒太阳,一边聊天。

梁度喝了一口茶,接着把昏迷的大圣放到旁边睡觉,这才开始有空讲述自己的经历。

听到梁度讲述到南云府真龙,周大福和冯如风都忍不住惊呼,毕竟这可是传说中的老龙啊。

尤其周大福和冯如风还都是军伍出身,对当年南云府归附大夏中的情况,也算是一清二楚。

所以,他们也没想到,这次老龙真心归附大夏,竟然还有梁度在其中帮忙。

而后梁度又说到邕宁府除夕等等事件,周大福不得不感叹,自己离开几个月,错过了太多。

而梁度解决这些危机之后,他的视野更加开阔,便做了决定四处走走。

只是没想到,机缘巧合之下,他决定来北地看看,只是没想到刚好遇到了周大福他们。

“看来,我们这次运气很好啊!”

冯如风听到这,忍不住拍着大腿大笑,毕竟自己这一次行动,要不是梁度出现,恐怕已经凶多吉少。

对方可是真人啊!

自己和周大福两人,连还手之力都没有。

但这也不是他们自大,谁能知道阴司竟然暗自派了真人来北地,不然一般来几个日游使,他们也不会这么狼狈。

就在周大福和冯如风唏嘘不已的时候,突然有人在敲门。

原来,按照周大福的吩咐,厨房已经做好饭菜,他们立刻就送了上来。

周大福此刻兴致正浓,毕竟自上次邕城一别之后,他和梁度已经好几个月没有见面了。

再加上现在是大年刚过,正月新春,所以还有些残余的喜庆,更别说北头山屯的腊肉菜肴可不少。

可是,还没等梁度三人倒上酒,就有一个小伙子,急匆匆跑了进来。

“寨主,不好了,大牛哥要被胡阿爹打死了,你快去看看。”

周大福听到这,不由一愣,不过他也顾不得说什么,直接站起来就往外走。

梁度和冯如风见到这个状况,自然不会再留在这里,梁度先出手隔绝菜肴防止菜肴变冷,而后直接跟着周大福出去。

他们还没走多远,就看到寨子里的人都围在一起,看着前面情况,议论纷纷。

“这大牛也是倔,竟然这时候上门相亲,怎么可能不挨揍!?”

“就是,正月里不借钱,不相亲,不买鞋。

可是这大牛倔脾气,竟然一下犯了两件事,你说胡阿爹怎么可能不生气?”

原来,北头山上,有个小伙子叫大牛,很早就看上了胡阿爹的女儿。

不过因为大牛父母早亡,而且也没有了其他亲人,所以这个时候,他只能自己来提亲。

其实,他也不是不想找媒婆,可是正月里谁会做媒婆?

毕竟,正月里相亲,媒婆知道这忌讳,接下这活可是会倒大霉的。

所以,大牛这小伙子,为了娶翠花,自己花钱去城里买了一些东西,作为提亲礼物之用。

可是,大牛年轻,又没有父母操持,哪懂那么多忌讳!?

因为他之前看到胡阿爹的鞋,穿的太久,有些破烂,就想着给胡阿爹换双鞋。

但是现在可是正月,本就不能相亲,他还送上鞋,这不是找揍又是干嘛?

一时间,胡阿爹抡起自家扁担,直接打在大牛身上,可谓鸡飞狗跳,痛呼声不断。

寨子里的人听到动静,全跑出来看热闹,知道前因后果之后,也没人敢向前劝胡阿爹。

毕竟这事搁谁身上,都会感觉晦气,但是胡阿爹的女儿翠花,这时候却有些着急。

爹爹把大牛哥打坏了该怎么办?

可是,不管翠花怎么劝说,胡阿爹都已经听不进去。

今天自己要是不好好教训这小子打一顿,这事恐怕过不去。

而和大牛玩的好的少年,这时候生怕胡阿爹打死大牛,于是就跑到周大福那里,把他请了过来。

周大福现在可是北头山新的大头领,更别说是他以一己之力,让北头山焕然一新。

所以他在北头山的威望,短短几个月时间,已经比任何人都要高,无人能比。

所以,北头山的寨民,一看到周大福走过来,立刻就让开了一条道路。

“老胡,你这是在做什么?你还不停手?把人打坏了该怎么办!?”

周大福自然认识大牛,这家伙浓眉大眼,憨厚至极,不可能做坏事。

而听到周大福这话,胡阿爹这时候才渐渐恢复冷静。

“寨主,不是我不讲理,你是不知道这小子有多么可恨,这才刚过年,正月里头,他竟然给我找晦气。”

接着,胡阿爹就把前因后果说了一遍,周大福听完这,忍不住对大牛说了一声胡闹。

毕竟这正月里的忌讳,其实也不是没有道理,不过北头山有他在,又何惧哪个邪祟赶来闹事?

他这时候看到胡阿爹已经出了气,便一把拉过还抱着头蹲在地上的大牛,上下看了一眼大牛,这才放下心来。

这小子皮糙肉厚,虽然胡阿爹也下了重手,但并没有事,强壮至极。

周大福看了一眼大牛,又看了一眼翠花,突然开口问道:“大牛,你是真的喜欢胡阿爹家的翠花吗?”

“啊?”

大牛本以为周大福会开口骂他,没想到他这时候竟然问自己这个问题。

不过等他反应过来,他连忙点头。

“寨主,俺可稀罕翠花了,俺娶了她,以后肯定对她好。”

听到这,周大福忍不住笑骂了一句臭小子,而后看到已经红着脸躲在胡阿爹后面的翠花,显得有些慌张。

看到这种情况,周大福哪里不知道,这两个小年轻已经是互相对上眼了。

既然如此,那还有什么好说的,再说这一次清苦村之行,死里逃生,他也觉得寨子里多一件喜事也好。

反正有他堂堂日游使在,不说还有梁度,只要不是真人境界的诡异凶魂,他都不用在意。

所以,他看着胡阿爹说道:“老胡,今天我做个主,帮大牛跟你提亲如何?

你也不要有太多忌讳,有我在北头山,什么事也不会有。”

胡阿爹之前其实也挺喜欢大牛这孩子,毕竟这孩子父母双亡,可是这么多年自强不息,努力生活。

再说他做人也憨厚,也就是今天犯傻,搞出来一些忌讳,才让自己这么生气。

更别说,周大福这几个月时间,让北头山焕然一新,他对周大福自然是服气的很。

所以,周大福既然已经开口这么说,胡阿爹也就不再倔强,直接点了点头,答应下来。

“行,既然你不反对,那我就暂时帮大牛做主,明天就来跟你定亲,今天我带大牛去准备准备。”

于是,本来一场闹剧,这时候变成了喜事,北头山立刻热闹起来。

大牛这时候已经惊喜至极,像是犯了迷糊,一时说不出话来。

周大福这时候拍了他一下,笑骂一句,这个臭小子,而后才带着他离开。

至于翠花,这时候早已羞红了脸,一个人跑回了家中。

胡阿爹这时候被山上的人人围着,不断有人向他道喜。

毕竟大牛这孩子也算所有人看着长大,绝对是一把好手,翠花嫁给他,可不会受委屈。

于是,胡阿爹这边的亲戚,也开始有序地忙碌起来。

毕竟寨主说,明天寨他亲自带着大牛来提亲,自己这边可不能掉了链子。

另一边,大牛稀里糊涂就被周大福安排几个人带了下去,毕竟提亲这些杂事,自有人帮忙做好准备。

周大福这时候歉意地看着梁度和冯如风,忍不住说道:

“这寨子刚安定没几个月,很多事还需要我出面,让你们看笑话了,咱们继续喝酒。”

梁度两人听到这自然不会怪罪,毕竟到了他们这个境界,早已辟谷。

现在他们不过是兴趣高涨,喝酒吃菜,为的就是一个喜庆。

不过,梁度这时候忍不住笑道:“不过这小子的确也是莽,这时候竟然敢上门提亲,真的是胡来。”

这么长时间以来,杜志山可是没少和梁度说过这方世界的忌讳,所以他也明白,这胡阿爹为什么生气。

虽然说,这种忌讳可能会发生诡异事件概率,其实很低,但毕竟也有概率。

所以,大牛这小子这次挨打,其实不冤。

好在有周大福在,他才算因祸得福,顺利提亲,明天还要跟着周大福正式上门。

就在梁度三人觥筹交错,宾主尽欢之时,突然一阵吱吱声在院子里响起。

原来,这是梁度放在周大福小院中昏迷的大圣,这时候终于醒了。

不过看得出来,这猴子现在还有一些迷糊,双眼充满迷茫之色。

毕竟那可是真人境界的留下的青铜棺椁,它上面充满了阴寒之气。

这猴子当时不管不顾,直接吸取了一大口,现在没出事已经是很不错了。

不过,由此也看得出来,大圣的血脉看来也很特殊,不是普通的猴子。

不然,换做刚开了灵智还未完全脱去兽性的一般妖兽,吸取青铜棺椁阴寒之气,恐怕早已经直接爆炸,尸骨不存。

梁度也是因为这,所以才没有第一时间阻止大圣吸取青铜棺椁阴寒之气。

不过,现在看来,这大圣其实也没少受苦,要不然它一醒来,就两只抓子抱住了自己的脑袋。

梁度这时候对着大圣伸手,大圣直接飞起,而后落在他的手臂之上。

梁度把一丝阳气渡到大圣身上,大圣立刻感觉全身暖洋洋,瞬时间就恢复了正常。

不过梁度这时候却忍不住摇摇头,这次真的是大圣的气运。

因为它竟然化去了横骨,这样一来,不用过多久,恐怕这猴子就能说话了。

梁度不由想起了南云府那只黄大仙,妖兽时期就已经化去横骨,就差讨封,就可以成功化形了。

不过,这时候他看大圣现在的状态,感知一番,就知道它想化形,可不简单。

它比之清清小狐狸,同样化形结果而言,它比狐族可能要难上好几倍。

难道是这猴子的血脉,真的比青丘狐族还要厉害?

毕竟血脉等级越高,它们想要化形就越难。

周大福等人这时候看着大圣的反应,也看出了它的不凡。

再看梁度的态度,好像挺重视这只猴子,想到这,周大福忍不住开口说道:

“可惜,我们不懂妖族修炼的方法,不然这时候,我们也可以帮得上忙。

不过,这也不用着急,毕竟这次北地蛮族发出战争信号,很明显就是十万妖山捣鬼。

到时候,只要这场大战胜利,咱们找个机会去十万妖山,说不定就可以知道妖族具体情况,顺手搞到一些妖族修炼方法。”

梁度听到这,直接就摇了摇头。

“不急,这小家伙且有一段路要走,这对它来说还很远。

再者说,你们难道忘了老龙还在邕城,到时候如果有问题,直接问老龙就好。”

周大福两人自然没有意见,而后一段时间,三人一猴竟然越聊越是开心。

一直喝到天黑,过了这么久时间,他们菜没吃多少,酒已经空了好几个坛子。

可就在他们兴致正浓的时候,梁度三人突然抬起了头,心里头忍不住嘀咕。

没想到,还真让他们的遇到诡异事件了,这大牛到底什么体质,竟然会这么倒霉。

这么小的概率,都能发生,这运气也是无敌。

不过,梁度这时候心里也有些好奇,到底那个凶魂诡异这么不开眼,竟然在这时候闯了进来!

三人看到这情况,一时之间也没有喝酒的心思,他们对视一眼,紧接着就消失不见,

只留下大圣一只猴子,滴溜溜转了几下眼珠子,而后就看向胡阿爹所在方向。

毕竟它可是对阴气敏感至极,那里出了状况,他也立刻感应到了。

所以它看了一眼空荡荡的院子,最后像是下了决定,直接就纵身一跃,往胡阿爹住处而去。

......

胡阿爹住处。

这是一个三居室的房屋,胡阿爹这时候已经躺在了炕上。

至于那些帮忙了一天的亲朋好友,这时候也已经离开,不过明天一大早,他们还会回来帮忙。

此刻,胡阿爹看着自己的女儿翠花,心里头不禁有些不舍。

翠花她娘身体不好,生下翠花以后,没过多久就一命呜呼。

胡阿爹一把屎一把尿把翠花拉扯大,在他眼里,翠花永远都是一个孩子。

可是,他也知道,翠花现在也到了该出嫁的年纪,自己要是拦着,恐怕父女会变成仇人。

不过,这事也还好,毕竟大牛也算是良配,还都生活在北头山,抬头不见低头见。

只不过,到了那时候,翠花终究成了别人的妻子,胡阿爹想到这就有些难过。

翠花也明显感知到了自己父亲的情绪,她这时候刚好帮胡阿爹打好了洗脚水。

毕竟现在是正月里头,天气还很寒冷,泡个脚可以让人舒服至极。

“爹,女儿这又不是外嫁,大牛答应过我,以后会好好照顾你的。”

听到这话,胡阿爹忍不住气极而笑。

这话一听就知道,自己的妮子,和大牛已经眉来眼去很久了,这是女生外向啊。

不然,她哪里又会说这些话?

只能说,之前都是自己反应迟钝,不知道自己女儿早就被人拐跑了,现在就是通知自己。

所以,别看大牛一副浓眉大眼的样子,他也不是一个好人。

拐跑自己的女儿,即使他在北头山风评再好,那也不是好人。

就在父女间闹着小情绪的时候,屋子里突然温度一降,两人齐齐打了一个哆嗦。

“爹,屋子里怎么这么冷?难道是火炕里的火熄灭了?”

说着这些话,翠花就准备站起来,往厨房而去,想看一下,是不是灶台里面的柴火,完全熄灭了。

可就在这时,胡阿爹却一把拉住翠花,脸色非常不好看。

他一直都坐在炕上,当然知道温度下降,并不是烧火熄灭的原因。

他这时候不由想到,今天大牛今天干的好事,脸色直接惨白。

祸事了!

大牛这小子,看来真的是犯了忌讳,把诡异引来了。

他这时候也顾不得泡脚,直接套鞋就站起来。

“翠花,你不要走动,快帮忙一起关好门窗。”

说着,胡阿爹就在慌忙之间,把家里门窗紧闭,翠花这时候也被胡阿爹的举动吓到。

“爹,你这到底是怎么了?”

胡阿爹头也没回,根本没有说话,而是拿起一把大刀,小心把翠花护在身后。

毕竟北头山以前可是土匪窝,虽然现在在周大福带领下,已经改头换面,但是他们这些家伙事,可一直都在。

胡阿爹手里拿着刀,心里可谓是很是紧张,不过到了现在,他也只能自己安慰自己。

毕竟寨主可是说一不二的人物,他实力高超,怕是很快就会知道这里不对劲,然后来救自己父女了。

周大福之前为什么可以这么轻易收复北头山的人,就是简单露了一手,让大家知道他不是普通人。

所以,自家寨主那么大本事,应该可以应付这种诡异情况吧!

胡阿爹自己安慰自己,虽然知道自己大概率不会出事,可是该害怕还是会害怕。

这时候,他紧紧把翠花护在身后,目不转睛地听着外面的动静。

只不过,除了刚才温度骤然降低以外,到了这时候,他都没有听到什么动静。

“难道,这诡异已经走了?”

翠花这时候抓住胡阿爹的衣角,左右看了好几眼,还是没有发现有什么问题。

“爹,你到底怎么了?”

胡阿爹精神高度紧张,随口应付了一下翠花:“没什么,你不要走出房门就行。”

就在这时,突然,窗户打开,一阵寒风吹来。

翠花往窗户看去,瞬间惊叫。

“啊!”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